再幾天就要渡過這令人窒息、難過又不知所措的6月了,

當作對自己再一次的打氣加油,

過了就往前走,不要再去在意別人的評論、毫無對話的謾罵批評,

因為即便不能說這30年在牙科基礎醫療的腳步中,

一定是正確無誤,一定能符合每個人所需、一定讓所有人滿意,一定‧‧‧

但人無完人、事無完滿,怎麼有可能讓人人愛你讚你?

但總是可以在將屆退休的後面這幾年,

回首走過的路、做過的事,

問自己一聲:

   有沒有盡力,無愧於心?

有的。

雖然剛走進這行還很資淺時,

做的治療或下的判斷,

有可能未臻完善,但在那時也是盡自己所能的。

雖然即使走了這麼久,

也努力跟上時代腳步,但還是深覺能力有所不足,

時刻還需進修,也常在事後思考做過的治療有哪些不足?

但是,當下總是盡自己能做的可能,盡到最大的努力。

與醫師、助理、患者的相處上,

對於我這樣一個不擅與人交往,

除了看診的接觸也不喜與人接觸的人,

其實這些年也一直修正自己和人相處的方式,

避免過於耿直的脾氣不自覺中傷害了別人。

我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很好,

可能就像一隻將頭埋在沙裡的鴕鳥,

有一天抬起頭看看周圍,‧‧‧

真的想

還是再把頭埋進去,比較好?

 

對網路的世界我沒有任何一刻像現在這樣深惡痛絕、

難過無力。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

網路上的評論賦予人可以隨意發洩自己怒氣的同時,

也等於遞了一把刀,

讓你可以隨意去傷害毫不知他自己到底犯了甚麼錯的人,

還無從答辯。

法官判案,即便是死刑犯,

都還給他說說『為甚麼要殺人?』的機會,

呵呵!

網路的傷害,就像在你身上打了一拳、刺了一刀,

你多數時候根本不知是誰打你、刺你,弄不清為甚麼?

有理說不清,喊冤無人理不打緊,

還像塊狗皮膏藥,緊緊貼在身上,

經年撕不下來,

除非你願意耗費人力、財力,去買『星星』,

隨時去壓它、清洗它,

好累啊!

 

可是現代人信任網路,

每天生活在這個虛幻沒有對話的空間,

所有的好與不好,都是自己說了算,

新聞在報導一件案子還需平衡報導,

Google的商家評論,甚至還有許多我不清楚的網路平台,

你要有準備隨時有人在那裡攻擊你、汙衊你,

強加你根本不存在的惡名,‧‧‧‧

若真的有做自當要反省,

可是有些只是在對方眼光中做得不好?

或是以前可能還好,

這一刻因為某些無法抗拒的因素沒有讓人滿意?

我以為就算責備也是有等級的,

可是都是毫不容情的一顆星?

而且是一竿子打翻所有人,所有長年的努力,

----你就是這麼爛,大家千萬不要去‧‧‧‧

這種惡意至極、傷人至極的方式。

 

從小我的師長長輩就教導我們

『傷人以言,勝於劍戢;贈人以言,勝於珠玉』

我也感受過,

患者跟我說『陳醫師謝謝你』時,

心裡雖虛,但是很高興,

你就會想『要更小心,更加油啊!』

但是醫療有時真的會讓人無可奈何的,

醫師畢竟不會是神,

不管再怎樣小心努力,

終其然也只是盡力去解決患者當下的痛苦或是問題,

盡力去延長牙齒的使用年限,

盡力去和患者說明溝通,分析利害,但選擇權永遠在患者

選擇的不一定是醫師認為最好的選擇,

因為還有許多其他客觀因素去主宰選擇。

 

還有,

有人說醫療就是一種服務業,

我也承認,

但即便是吃牛排,也分三六九等,每個人定位不同,

要吃高級牛排自然當付出相對應代價。

以前有患者每次約了時間不來不說,

如果他要來,前一刻就讓他的秘書打電話告知『我要來了』,

有一次一來我無法馬上看他,

他的秘書因為認識我們馬上很生氣責備我讓他老闆等,

當然以後也不來,

更好笑是裝戴的黃金加強釘也沒付錢,

我和姐姐談到這事,

我姐姐問:你有加收他3倍費用嗎?

我說:怎麼可能?

我姐姐回說:那不就得了,又沒有VIP價錢,怎能享受VIP級待遇?

慶幸的是那是勞保年代,沒有所謂的Google商家評論。

 

在我的歲數,網路絕非我們的強項,

以我一貫的做事方式還是過於老套,

總覺得就就事論事,實事求是,一步一腳印,

我們又不是所謂的五星級診所,

不過就是一所深耕多年的社區型診所,

我一直把自己診所定位在家庭牙醫,

不太懂也不曾去看過Google的商家評論。

2017年也是突然在診所FB湧進許多負評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時剛好碰到一位好朋友過世,

百感交集中也寫了一篇文章去反駁,

並決定像鴕鳥再把頭埋進沙子裡,

不去看這些負面的言論,以免影響自己看診的心情。

這幾天剛好碰到93歲一向健康的婆婆突然摔跤住院,

又引發一連串不可預知的問題,終至離開我們。

在這焦頭爛額、傷心難過的當下,

先是助理給我看她手機下載一個負評,

因為忙著突如其來的喪葬儀式,

患者也被調度得亂七八糟,

也沒在意這種事,只交待助理去回一回。

沒幾天,

助理又拿一則給我看,

又是一顆星,

我一看

喔!原來還有所謂的Google商家評論?

當下可能這段時間心情實在很亂,

有點接受不了也馬上上網學習看所謂的Google的商家評論,

嘖!還這麼多負評啊?有點傻眼!

我還以為我們已經做得很好地,

不敢說都會被稱讚5顆星,

但持平而論,

也是本本份份、不譁眾取寵,

好歹說不好也給個3顆星嗎?

再看裡面的內容,有些真得是有點令人不知如何反應?

怎麼講得離事實差這樣多?

例如:

有說甚麼洗牙 喝水喝到飽--

洗牙本來就是用水震動洗牙機頭的鐵片產生震動去清除結石,

看診中助理會幫忙吸水或用小吸管,

有些患者一有水就馬上要起來吐掉,根本無法工作,

所以醫師都會Hold住患者一段時間再讓他起來漱個口休息一下。

每位醫師工作習慣不一,若是不高興可以當場要求,

說得這樣難聽是做甚麼呢?

再有說

我爸爸叫我不要去,拔智齒叫亂拔牙---

醫師拔牙前都會詢問患者,

還有患者若不願意也不會去幫患者拔牙。

以前也有說我勸患者拔智齒是為了賺錢?

還有說

到這間像在賭博,看到好的是你幸運,

看到壞得讓你痛到受不了--

助理讓我看過這位患者的X 光片,了解了就醫的情形,

我真的不覺得我們醫師有錯。

因為有些狀況太嚴重醫師也是無法立即止痛的。

我手痛自己去看復健,

我也跟醫師抱怨說:

如果我們牙科讓患者這樣痛上一個星期早就被罵死。

醫師也是兩手一攤跟我說:

沒辦法啊!不然我再幫你換種止痛藥?

有些情形真的要時間才能解決一切

何況這位從105年就未曾來過的患者

是門牙舊牙套裡牙齒的根尖病變突然痛起來,

臨時間患者也不可能讓我們拆牙套去處理,

也只能保守療法和開藥,醫師也建議去大醫院開刀等,

醫師的錯誤只是不小心接了這麼臨時疼痛的患者,

卻連累整個診所被評一顆星,太慘了。

等等等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負評,‧‧‧

唉!工作的久一點,真是甚麼事都遇得到。

 

但其中我最在意的是以下這一則----

指名道姓『祐德』、『陳醫師』兩個關鍵詞,

說因為我的錯誤診斷害她最後牙齒被拔掉植牙等等,

我想了很久終於想起是那一位?

不想還不傷心,

知道後除了傷心還有寒心,

衝動之下馬上要助理教我如何去回覆,

回完之後我也覺得自己有點雞同鴨講,牛頭不對馬嘴,

沒有就事論事。

那幾天我在看患者時心裡都有點怕怕的,

總是會想我如果沒留下足夠證據,

以後會不會突然被告啊?

晚上睡覺時會一直反思

『這麼多年,我是否太自己為是,

以為看診和患者解釋他也表現的很明理,

和你互動也很熱絡,

就以為彼此的醫病關係是和諧而正向的,

其實是錯了。

難怪許多醫師很怕事,總說些模擬兩可的話。

而且努力去治療牙齒幹嘛啊!

直接說沒救了,拔掉做植牙,

不只CP值高,還省事省風險。』等等

這些不好的念頭總在我腦海迴旋,

後來終於想通為何我對這個負評反映這樣大的原因,

是因為我查到這位患者在以往的102、103、104年來看診過程,

我以為我們間互動是良好的,

後來105沒來,

106讓我們其他醫師看過3次〈兩次洗牙,一次37牙周緊急處理〉

有兩年時間沒出現,

卻說她牙齒被拔除是我造成的〈那一顆其實我也不清楚?〉,

這罪名何其大啊!

我想通了其中因由,也再度心平氣和的再回了一封信。

可是又來一則,

說我服務態度不好,

我想我是否最近犯太歲,怎麼還沒完沒了?

讓助理去回查發現這位患者105年後就不曾來過,

甚至根本沒讓女醫師看過。

可是後來助理又查到原來最近我看過他妹妹,

也是好一陣子沒來,

我想了又想『有態度不好嗎?我沒感覺啊!』

『是說話口氣那裡出差錯啊?我一向這樣說話啊!』

後來這位負評的妹妹約了時間爽約沒來也沒說,

或許那時就已經不滿了吧?

這些種種讓我感覺如芒刺在背,

好像到處都是敵人,

而且敵暗我明、處處陷阱,

為此深感苦惱,都快不會跟患者說話?

我想我不能再這樣下去,

會影響看診的態度和心情,

對那些鼓勵我、還相信我的患者也不公平,

所以決定寫這篇文章告誡和鼓勵自己,

寫完就再不要去看所謂的Google商家評論。

 

可是由這件事我再聯想到婆婆的醫療,心裡感慨萬千,

因為有時這真得是身為患者和醫師的無奈與悲哀,

許多時後醫療真的不是努力就一定有結果

不然豬哥亮、嚴凱泰、梅艷芳、

郭台銘的夫人和弟弟等等名人為何最後會離開?

他們付不起錢請名醫和尋求最好最先進的醫療嗎?

醫師沒有盡心治療嗎?

婆婆雖然93歲,但是除了六十幾歲開過一次心臟,

其實無病無災,連小感冒都很少,

四月清明還來台中探望過我92歲的父親,

相較之下我父親狀況比婆婆差多了,

根本出不了房門,也時常摔跤,幸好次次都有驚無險。

可是婆婆就在我們準備出國前突然摔了一跤髖骨骨折,

當時送進新北市市立聯合醫院開急診刀,

開出來狀況很好,只是脾氣突然變得很躁動。

本來說好5天後就可出院,

所以家人體諒也讓我們按既定行程出國,

一到德國就接到婆婆出院前突然肚子痛,

發現十二指腸破個洞又送進開刀房開急診刀,

上次半麻,這次當然要全麻,

沒有任何腸胃道病史的人為何十二指腸會破個洞,

其實大家都百思不解,

只能歸因於年紀太大,

可能器官本來就有一些無法預知的問題存在被引發出來?

開完刀發現氣管的插管拔除後無法自主呼吸,

只好又插回去住進加護病房,

回國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衝回台北,

看到婆婆躺在病床上插滿管子說不出話

但還能用眼神和我們致意,

心情真是難過。

開刀很成功修補了破洞,

可是腸子不能蠕動,只能一直吊點滴,利用針劑攝取營養。

問醫師怎麼讓腸胃可以蠕動?有沒有甚麼藥物可用?

沒辦法啊!要患者能下床行走,看看自己的腸胃能否恢復功能?

經過一段時間,醫師也認為一定要試著拔管,

不能一直插管不然肺部功能會喪失。

問醫師拔管後若還不能自主呼吸怎麼辦?

再插回去啊!

其實我們也知道這些決定都要家屬自己作下,

醫師只能解說病情,努力幫助患者,並無法保證甚麼?

幸虧勇敢的婆婆拔管後可以自主呼吸,

所以轉到普通病房,

並幫助她嘗試下床走動,看能否讓腸胃可以蠕動?

但是到普通病房沒幾天,可能體力太差,狀況一直不佳,

不只無法下床,腸胃也不能蠕動,

更糟的是肺部又出現感染再度住進加護病房,

期間血壓曾一度量不到,醫師問是否急救?

急救要電擊和壓胸,

在這些過程中聽家人說其實婆婆另一側的髖骨不知何時也出現骨折,

也就是說壓胸一定會造成肋骨骨折,

要不要急救?對家人真是痛苦而難以做決定的折磨。

就這樣,婆婆在這最後一個月受盡苦楚走了。

但是回過頭來想,

如果人生可以從頭,會不會做出不同的選擇?

答案是---不可能,

因為當下的況狀家人一定會選擇送醫開刀,

後面的結果是誰也無法去預料的。

我真的很感激在住院這段時間,

新北市市立聯合醫院的醫師和護士都是很盡心盡力,

雖然結果不如人意,但很多事不試誰知道結果如何呢?

醫師也說了婆婆這種年紀,

髖骨骨折不開刀只能躺在床上等死。

開刀是成功,

可是身體其他部位相繼出來湊熱鬧卻是始料未及。

如果連這些都要去怪罪醫師,那除了非常簡單的病情,

風險高的問題那有醫師敢去幫患者治療?

由這些去回答

Google商家評論裡面寫一顆星的那些患者,

不知是否能理解?

 

我常想以前看診就算努力,

患者也是有無法接受我們的說法

和不認同我們的醫療轉而另尋名醫的,

也有看診不小心得罪而當場不高興的,

但至少不會有感覺背後隨時會被插一把刀的苦惱,

自以為是的走到今天,

才發現太天真了,

有許多力所未及的東西是努力無法去避免的。

不過真的非常感謝我們的助理,

在面對這些時知道我沒有心力去做而主動幫我做了,

當我又回去看一下Google商家評論來作為寫這篇部落格依據時,

竟然發現助理號召了許多支持我們

但原本不會去網路評論的患者朋友來說『加油!』

謝謝這些說加油的患者朋友,

你們一聲加油,勝過千言萬語。

當然也要謝謝那些負評的朋友,

因為你們也讓我們知道隨時要保持警惕不要自滿。

夜深了,過去就過去,

明早的太陽還要升起,人生也還是會繼續。

youh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