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先生下班後一起看『新聞挖挖哇』,

真佩服柯媽媽的好口才,

就像鄰家媽媽在談論自己的孩子,

嘴巴說嫌棄,

但眼角眉梢是掩不住對自己孩子的得意,

這就是媽媽,

這時是沒有任何選戰、政治、利害關係,

就好像烏鴉媽媽,只要是自己的孩子甚麼都好,

但又怕太得意了會引起別人和老天爺的妒忌,

就得想些話自謙一下,看了真是好好玩喔。

第二天喝喜酒碰到認識的醫師夫人們,

談到柯媽媽,她們也是一個讚到不行,

我們都覺得柯媽媽比名嘴還名嘴,

我想不管柯文哲醫師這次是否會順利入主台北市,

柯媽可能無意中已經為自己開創了另一個事業第二春,

→‧‧→可以做名嘴或是演戲或是拍廣告。

太有FU了。


因為這樣我就想到之前我在看自由時報,

看到有關柯醫師的一篇文章後寫的感想,

因應這次台北市的選戰激烈,

我也趕快湊熱鬧在重新將『它』置頂,

順便也幫柯文哲醫師加加油。

那是我第一次聽過柯文哲醫師的大名,

當然後來經由報紙、電視的洗禮就更是如雷貫耳、耳熟能詳了,

可是除了第一次那篇文章,後來有許多都是負面的報導,

例如移植器官發生愛滋病感染的事件、或是買賣器官的新聞、

或是在台大醫院做主管採購貪污等等,

當我以第三者的心情坐在電視機前看這些報導,

總是心有戚戚焉,在台灣這樣惡質看不得別人好的環境,

能有勇氣從單純的醫療工作環境,

要無私無慾走出來,

對這個不管是權或錢都已形成牢不可破的共利結構宣戰的人,

即便其實我根本不認識這位柯文哲醫師,

光從我在第一篇文章中經由他的那一席話中的體認,

我都要勇敢的出聲,跟柯文哲醫師說;加油!

也希望若是柯文哲醫師真的有機會能贏取台北市長,

一定要像他在文中所言

『醫師只是人生花園中的園丁,
無法改變生老病死的四季運行,只能盡力減少病人痛苦,
有時是園丁照顧花草,有時卻是花草的枯榮在渡化園丁。
他唯一想不通的是,很多醫師明明看遍生死,為何卻放不下名利,‧‧』

要成為一個好的政治人物,要有所堅持,也要懂得適時放下。

在面對權力和金錢的誘惑時要能堅持住自己當初的信念,

決定任何政策的實施最大考量,

不是可以讓自己的親朋好友或是共利結構可以獲得多少利益?

而是從這樣政策的實施是否是可以讓大多數的人民受惠?


也要懂得適時放下,

台灣的政治人物最慘的就是

不懂得在最恰當的時機下台鞠躬。

也不懂的適時的放手,

欣賞和接受敵人優於我們的一面也是一種挑戰,

他們總認為這個舞台捨我其誰,

好像非我來做不可,

如果是別人就算可以做得比我好,

也一定要想盡辦法詆毀他、拉他後腿,

總之就是不能讓他有機會可以做得比我好。

台灣藍綠、不同政黨的對決就在這樣的心態下

把台灣可以走得更好的機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犧牲掉了。

所以我真真正正希望,

不管是柯文哲醫師或是連勝文先生誰當選了,

藍綠都能虛心接受選民的決定,

放下對立的心態給對方一個機會,

讓大家真正是可以按選舉時的政見宣言,義正詞嚴說的:

     我是為這塊土地的人民好。

藉這個機會我再把這篇文章自己重頭看一次,

也覺得自己看患者的心態就是這樣,

從患者最大利益出發,

而不是從自己可以獲取多少利潤去思考,

我想對於一個剛從看盡生老病死的環境中跳脫出來的政治新鮮人,

和從一個自小就習於政治舞臺的權利金錢遊戲的富家公子,

誰能更感同身受?

我希望台北市的市民能好好想一想:

      這次該把機會給誰呢?

創作者介紹

祐德牙醫診所

youh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