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先生都問我為何不開車?

雖然我也知道其實機車很危險,

尤其現在不守交通規則的人又特別多,

除了危險之外,

我個人其實還滿喜歡騎機車的。

坐在診間一上午後,

騎上機車享受風吹在臉上自由自在的感覺,

真是快活。〈基本上我都是騎得很慢的〉

PS‧一定有人說:騎腳踏車也可以吹風啊!問題是騎得累的要死,

 就沒心情享受風吹的感覺了。

 

我騎機車的歷史可以追朔至由高雄上台中唸大學時,

高雄以前的公車系統就很發達,

剛到台中簡直無法想像寸步難行的不便,

即使30年後的現在,

台中的大眾捷運系統一點都沒進步。

當時中山醫學院剛改制,

還是僻處在田中央的一所小小『大學』,

現在還堪稱熱鬧的大慶街上,

當時也只有稀稀疏疏的幾家透天厝在租人,

甚至學校也沒有提供所謂的『宿舍』,

所以多數學生租屋處都離學校有一段距離,

機車也是多數學生的交通工具。

《根本不可能有公車會到那裡》

因為寄住在姊姊家,

在有限的預算中勉為其難我買了一輛中古機車權充為代步工具,

也開始了我和機車晨昏相伴的不解緣份。

第一輛中古機車動不動就發脾氣怠工,

害我常要在荒涼的田埂路上推車,

所以大一課餘我努力兼了兩個家教,存錢買機車。

當時同學都以為我孤僻不合群,

從不參加那些迎新社團等等同學間的活動,

根本不知我賺錢都來不及,

哪有力氣和他們風花雪月呢?

好不容易到了二下買了我第一輛新機車→ 光陽良伴50,

花了我17500《這筆錢對當時的我真是天價》,

其中還有部分費用是姊姊幫忙補貼。

但快樂的日子只持續了兩個多月。

某天的晚上8點多,我躺在床上看書,

前姊夫下班進來問我:怎麼沒看到你的機車?

我們當時住的是5樓10戶人家的小公寓,

我明明把機車牽在公寓門內,又鎖了兩個大鎖,

竟然就這樣不翼而飛。

我慌亂的在公寓外四出搜尋了兩個鐘頭,

心裏也知道不可能找到,

回來躺在床上腦中一片空白,

當時心中那種茫然無助的感覺,

現在想來還是心痛。

所以奉勸不要隨便偷牽別人的車。

更可恨的是當時年紀小縱使報了案,

最後也在警察一句

『小姐!不可能找到的,請你幫我們簽名一下』

而草草結案。

從此我就再不敢買新機車了。

 

那時有個好朋友蔡佩芬把她的機車借我,

也開始了我每天風雨無阻去接送她上下學的日子,

她是我在大學生活中算是來往密切的朋友,

因為每天忙著賺生活費和讀書很少和其他同學互動,

幾乎把生活重心都放在佩芬身上,

但後來又因為一些誤會兩人從此再無來往。

把機車還給佩芬只好又買輛更破的中古機車來練臂力。

一直到出國那四年,在美國自然是沒有人騎機車的。

 

剛回國在台北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買機車《當然也是中古車》

有一次去市場停車忘了停哪裡?

我走去牽車看不到我的機車,那剎那,腦中一片空白,

心想『這麼破的車怎麼也有人想要?』

PS‧可見年少時丟車的打擊有多大。

 

我畢生的第二輛新機車是我的公公買給我的,

作為我懷第一個孩子的禮物。〈記的當時是35000〉

這輛機車陪著我兩個孩子一起長大。

當時我和先生一起開業,

我讓孩子讀在附近的幼稚園、小學,

在忙碌的看診工作之餘,

還要分身去接小孩上下學、補才藝、買菜等等,

因為怕找停車位的麻煩,

養成了我用機車接送的習慣,

更主要的是我很喜歡,

從孩子本來坐在機車前和我牙牙說笑,

到慢慢長大他們坐在我身後用手抱住我的腰那種親密的感覺,

絕不是開車時孩子坐在車子後方各做各的事可以比擬的。

女兒大一些時常調侃我『媽媽,我下來跑都比你的機車快。』

她都不知我真的很珍惜那種他們小小的手抱著我的時候,

所以我都會叮嚀『要抱緊喔!免得危險』。

曾幾何時孩子大了,不願意再抱媽媽的腰,

坐機車時寧願把手扶在機車後座,

所以也就開始開車送他們上下學了。

 

我的第二輛新機車暱稱是『小紫姊姊』,

因為比我女兒年紀還大上幾個月,

帶著公公的愛心陪我走過了16年,

從來不出什麼狀況,

一直到我兒子國中三年級,

才因年老體衰而功成身退,現在還在我家門口頤養天年,

多次環保局都想把她帶走,我實在捨不得。

 

因為有些迷信的心理作用,

雖然現在和當年的窮小子已大不相同,

買一輛新機車即使新新丟掉,對我的打擊也不會像當時大到那麼可怕。

我還是堅持要婆婆比照公公那樣送我一輛新機車,

先生百思不解,婆家中歷來旅遊聚餐或其他花費,

我都是二話不說就買單,

結婚二十幾年來也不曾開口要人送什麼,

為何獨獨這次如此堅持。

其實我真的很感激結婚這麼多年來婆婆待我們如同自己兒女,

希望婆婆的福份也能如公公一樣,保我騎車帶著他們的一雙孫子平平安安,

如同『小紫姊姊』陪我們走過的16個年頭那樣無災無難。

現在的機車是『小綠妹妹』,

當然因為兒子已經太大隻載不動了,女兒也早已自己開車騎車,

可是現在『小藍妹妹』還是舉足輕重,

因為我只要不小心把車開出去,

回來就找不到停車位,

所以每週上市場或大潤發採購還是習慣用機車。

有一次去大潤發我大包小包很艱難的掛在我的『小藍妹妹』上回家時,

突然看到認識的患者,

心想真丟臉,他們一定說陳醫師怎麼這麼狼狽,

趕快從另一條路繞走。

不過相信在未來的20年,即使高齡70幾歲,

我還是會很享受騎著機車在路上吹風的滋味,

當然,也希望那時的『小藍妹妹』也還健在陪我一起在路上吹風。

小時候騎小小三輪車國中陪我三年的迷你腳踏車大學五年級已經是懂得愛漂亮的年紀,但這不是我的機車,當時還沒這樣豪華。

創作者介紹

祐德牙醫診所

youh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