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熟識的朋友提到他的父親才七十出頭,

平日身體健朗,只是因為感冒去『中國』求診,

竟發現已是血癌末期,即便開始了「標靶藥」的治療,

情況還是不好,醫師叫家人考慮是否要讓患者知道自己的狀況,

以便做一些處理,但孩子間意見紛歧,可能也是事出突然,

沒有人願意去當壞人,甚至連母親也以為父親只是單純的感冒住院,

‧‧‧我的朋友對這種情況很煩惱,不知將來如何向母親交代,

但礙於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兒,

沒有說話的立場,只能窮著急。

 

許多人可以面對『生』的喜悅,

卻無法有坦然面對『死』的勇氣,

其實生死本就相隨,就如花開和花落。

雖然只是牙醫師,但待過醫院,

實習時也在病房、開刀房工作過,

看過許多臨死還要受盡折磨的場面,

當時心裡就有這種念頭

『我們勸人要多做好事、多說好話,

其實不應該是要修來生,

因為來生即使是做豬做牛,也不知道,

應該是要修好死吧!什麼叫地獄?

躺在床上,明明意識清楚,

卻無法按自己的意思決定一切,才叫痛苦。』

所以,從以前和先生談天時也清楚的表明,

如果有一天,需要面臨生與死的抉擇,

不會痊癒的治療,我是不願接受的。

 

想當年,公公只是輕微的發燒去台北國泰醫院接受檢查,

在準備出院的前一天突然陷入昏迷,

當時醫師緊急插管,

在醫院足足折磨了一個多月,還是走了。

在醫院治療期間,

每次看他總是努力想要告訴我們什麼?

卻始終無法如願的沮喪,真是無奈!

因為無法說話,公公開始時還嘗試用筆寫,

但歪歪扭扭的字,花了幾分鐘也寫不出幾個,

子女總是愚孝,總是說『爸爸!你要多休息,好了再說』

當然再也說不出來了。

辦完喪事後快一年,

我回婆家站在公公看診的診間四處張望,

因為事出突然,家人一直無法接受,

所以公公工作的地方一直維持原狀,

沒有人去處理。

看到桌子上寫了一半的病歷紙和沒有闔上蓋子的鋼筆,

我在想『如果公公知道這一去就是永不相見,

他會想對妻子、孩子說什麼呢?』

公公剛過世的那一年,

先生常會半夜哭醒,剛開始我還會安慰他,

後來我對他說:

我常想你的爸爸走的時候一定很安心,

因為他的孩子都大了,可以保有他給他們的一切,

也可以自己生活的很好。

最可憐的是那些走的時候孩子還小的人,

因為會放心不下,怕孩子被人欺負無法保護自己。

有生就有死,這是自然的法則,

但唯一希望的就是死的時候可以放心。

所以我只祈求老天給我20年〈當時我的小孩一個四歲一個六歲〉,

那麼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要真誠的感謝上蒼,

並努力好好珍惜,不要抱怨。

 

真的,面對生死,最重要的就是沒有遺憾。

我的父親也八十幾歲了,

每次他跟我們說:這個不能吃,因為膽固醇過高;

那個不能吃,因為糖分太多,等等。

我都跟他說:爸!人要痛快的死,痛快的活。

我如果現在已經八十幾歲,我一定要隨心所欲,

當然,適度的節制是必須的,但也不要太苛待自己。

我只祈禱我所愛的人都能到走的那天做到沒有遺憾。

創作者介紹

祐德牙醫診所

youh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