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天就黑濛濛地下起一陣陣大雨來,
按以往的例子應該會有很多患者臨時取消約診。
我心想:這該是個閒散的一天吧!
〈其實有時我也滿想享受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小快樂呢!〉
但沒料到,不只患者幾乎都沒取消,還多了許多臨時患者,
每個醫生的工作檯上都排好長長的病歷,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好不容易,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大多數的患者都看完了
我心想:今天診所應該可以準時下班吧?! ^^
怎麼才一轉眼,施醫師突然跑過來要找槌子。
(當然不是一般用來修東西的那種啦)
原來她拔牙遇到一些troubles,需要輔助工具。
施醫師是榮總系統訓練的,碰到較難拔的牙需要分根時
習慣用checle和槌子來分根,
我也是榮總系統訓練的,
但因為外面的診所大都不用這一套工具拔牙,
反而都直接用bur來分根,
所以不常使用。
當然,兩種方法都OK,只是在於case難度的判斷正不正確?
施醫師可能是踢到鐵板,跑去找郭醫師幫忙。
但郭醫師自己也有許多患者,何況碰到這樣的情形,
也該讓患者休息一下,免得嘴張太久,累了張不開了。
難怪大家都說郭醫師是拔牙的高手。
最後還是他把問題完好地解決。
事後,我問施醫師:那麼晚了,幹嘛拔這種根管治療後又裂開的牙齒?
(因為這種牙齒又脆又難拔,應該另外約時間。)
施醫師說:患者牙齒裂掉,堅持今天拔!
看吧!有時還是要在該堅持處堅持,別讓患者左右我們的治療。
另外,我也常納悶:人為何就是學不乖,明明已經辛辛苦苦做完根管治療,
就是不肯多花一些費用作牙套保護。
為甚麼非得等到喀擦一聲,裂掉了再來後悔呢?

創作者介紹

祐德牙醫診所

youh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