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自由時報2010.09.19

《人物專訪》不看診 不開刀 柯文哲救人無數

國際知名的葉克膜專家柯文哲。(記者王昶閔攝)
記者王昶閔/專訪

五十一歲的柯文哲,是台大醫院百年來第一個不看門診、不開刀的外科醫師,
也是國際知名的葉克膜專家,帶領台大團隊創下多項世界紀錄。救人無數的他,
卻曾一度對生命困惑,想要出家。
憂慮葉克膜遭濫用 多次示警
葉克膜是體外人工心肺。
二○○六年,台中市長夫人邵曉鈴從車禍深度昏迷到死裡逃生,
在媒體炒作下將葉克膜神話推上頂峰,柯文哲看似是神話推手,
但其實他高度自省,多次警示葉克膜已遭濫用,淪為名副其實的「送行者」。

柯文哲的祖父是二二八受難者,父親靠買賣土地致富,他在台大行醫,
不必為錢向人低頭。柯在院內有話直說、敢怒敢言,因此樹敵不少,
儘管學術、臨床成就傲人,卻熬了八年才從助理教授升等為副教授,是同儕的兩倍時間。

台大醫院近年因扁家多次捲入政治風暴,全靠柯文哲對外發言,
他雖然自稱政治色彩墨綠,但只要仗義,對藍綠都不假辭色。
他曾發表文章,指責台大寵壞趙建銘,「在權勢面前矮了身子」,字字句句,擲地有聲。

去年台大院慶晚會上,台大醫院院長陳明豐表揚葉克膜團隊時還公開虧柯文哲,
感謝他在台大出事時對外說了很多話。
柯則回嘴說,「沒想到我這麼誠實,在台大還能活到現在。」
兩人幽默交鋒,全場哄堂大笑。

自稱台大醫院流氓 敢怒敢言
柯文哲優異的行政與謀略能力,深受醫院高層倚重,
去年他升任創傷醫學部主任職位,是台大通過JCI國際醫院評鑑的幕後功臣之一,
他常自稱是台大院內流氓,實則冷面熱腸。

柯文哲不會開車,全靠一輛破舊腳踏車代步,升任一級主管後,
依舊窩在只有兩、三坪大的小辦公室,幾乎全年無休,
每天工作超過十四小時,回家倒頭就睡,兒子三歲大時,
一度以為「爸爸」一詞意指「睡覺」。

每天都在鬼門關前搶救病人的柯文哲,坦承自己曾一度對人生困惑,
心生出家念頭,近年慢慢又想通了,行醫心境也大不同,
從初進白色巨塔時眼中盡是病人,到成名後只看到診斷數據與器官;
如今,他又重新看到每一個有血有肉的病人。
早年柯文哲也曾有「不顧一切救到底」的傲慢,後來逐漸懂得適時放手。
畢竟,勉強救回一個植物人,對一個家庭來說,往往只是痛苦的延續。

柯文哲說,醫師只是人生花園中的園丁,
無法改變生老病死的四季運行,只能盡力減少病人痛苦,
有時是園丁照顧花草,有時卻是花草的枯榮在渡化園丁。
他唯一想不通的是,很多醫師明明看遍生死,為何卻放不下名利,
在白色巨塔內你爭我奪、自相殘殺?他苦笑,或許這正是所謂的「視而不見」。

上星期日我閱讀自由時報看到有關柯醫師的報導,
對於文章中的最後一段話真是心有戚戚焉。
其實醫師本來就是人,不是神。
不管是救人於生死間的醫師,
或者像我們只是試著讓患者享有更好生活品質的牙醫師,
我們對待患者的觀念應該都是一致的。
我和年輕一輩的學弟妹們在聊天時常說:

現在的牙科好像走極端了,好像在做軍備競賽,有時反而背離了最基本的醫療本質。
在為患者訂定治療計畫的時候,並不是一味的推薦最貴的假牙就是最好。
應該從患者的觀點考量,
在他的經濟負擔範圍內什麼可以給他最大利益?
他的口腔環境、教育水準、對假牙的維護立等等,
當然患者個人的意願也必須去考量。
還有可以有一兩個不同的治療計畫,
分析優缺點讓患者了解,當然決定權是在患者。

以前勞保時代患者常會問到:
我如果用自費補牙,材料會不會比較好?
我的回答是:怎麼可能?我怎麼會那麼麻煩準備兩套不同的材料來做事呢!

同樣的,現在我也會跟患者說:
不管你選擇的是哪種價位的假牙,我工作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我更希望你們都能好好利用健保,
在牙齒蛀牙還輕微的時候就填補;
在牙齦健康的時候就定期維護,你省錢我也簡單。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倡導『家庭牙科』的基本精神。
因為唯有找一個你專屬的牙醫師,定時維護,
醫師也了解你的口腔狀況,在問題一發生時就能有效遏止,
你也不會因為對醫師不熟悉,讓心裡無謂的恐懼一再蹉跎而使得一些牙齒上小小的問題惡化了。

創作者介紹

祐德牙醫診所

youh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